没有他的三年实德变成了什么样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s://badlassfitness.com/,北京人和

摘要:从2014年底开始,徐明将于2015年内归来的消息便在大连商界传播。徐明被带走后的实德集团,曾一度每月需偿还的利息近1亿元。三年来,徐明的胞弟与“最信任的人”先后救场。如今,高达140亿元的债务重组仍在进行,截止去年底仅余30亿元债务尚未厘清,实德集团也回归了化学建材制造本行。

从三年多前实德集团董事长徐明被抓开始,大连商界就从中国商业高光版图上被移除。2015年,这一现状或将改变。

催生改变发生的,或是徐明的再度归来。自2014年底开始,在大连商界以及实德内部,就有不少声音在传播徐明即将回归的消息。有关这一消息的确切说法,是“徐明很可能年内(2015年)出来”。

与徐明同时被抓的陈春国等人得以释放,是消息传播者的论据之一。2012年3月,徐明案发时,陈春国是实德集团总裁。两位消息源信息显示,2014年10月左右,陈春国被释放回到上海家中。

此外,一位接近实德集团的消息源向腾讯财经《棱镜》透露,与徐明同期被抓的实德系的人员,大部分已经被释放出来了,他们有分别被关押了一年到两年不等,从推断上讲,“徐明可能2015年就会回来”。

事涉前中央政治局委员案后,徐明的个人案件一直没有对外公开审理的信息。一位熟悉徐明案件的律师界人士向《棱镜》分析认为,徐明所涉案件,从辩护人角度应该会从单位行贿角度辩护。如此计算,量刑原则一般为5年左右,加之徐明在案件上有立功表现,最终量刑可能约为4年时间。扣除已经被羁押的三年多时间,徐明在2015年得以释放从法理上可以实现。

《棱镜》并未成功联系到司法机关信源与徐明家人,进一步证实或证伪相关传闻。不过,通过北上大连和长春等实地调查走访,《棱镜》试图还原曾为徐明带来140亿元身价的实德系如今的全貌。

距离总部一个半个小时车程的长兴岛,穿过一个有2门卫看守的大门,便进入了实德在大连的工业园工厂区。静谧笼罩了工人骤减的园区。下午三点,实德工业园空旷得能够听见远处门卫用手机看《甄嬛传》的声音。

作为总部的主要基地,实德在长兴岛除了拥有工业园外,还囤了近10万平方的土地,其中包括已经建成的部分朗庭山楼盘和尚未启动的高尔夫项目。受制于当地不景气经济的影响,实德位于长兴岛的地块也逐年贬值。

在实德工业园里每月领着3000薪水的一线员工,对于实德集团的债务及其老板徐明都知之甚少。相较来说,对于近年来偶尔现身工业园的新掌门人徐斌,他们更为熟悉。

2014年夏天,为了实德聚酯合金投产下线仪式,徐斌还陪同了合作方德国巴斯夫公司高管到园区参观——这已是实德集团2013年在工业园接待的最高级别观光团队了。

比起三年前徐明掌权门庭若市的时代,实德今非昔比。事发前一年,实德集团以年营业额121亿元位居中国民营企业500强中第66位。而徐明时代的实德曾拥有3家上市公司、3家商业银行、2家保险公司、1家基金以及多个关联企业,形成了以足球、金融、朔钢以及家电等领域的商业帝国。40岁的徐明本人,则以140亿元身家登上胡润富豪榜。

和大多数冉冉兴起的民营企业家类似,徐明长期居住在北京,鲜少现身大连。给外界的印象,徐明总是异常忙碌,而他的忙碌和实德的财务一样——一度是个迷。

这个谜底在济南中院的庭审现场有了答案。过去20多年里,徐明与的妻子谷开来成为好友。作为的金主,他除了提供资金支持外,还得照顾薄的妻儿。的庭审资料显示,他共接受贿赂2000多万元,其中,徐明是最大的行贿人。

善于经营关系,这是外界对徐明的一致评价。为满足时任大连市市长的喜好,徐明于2000年开始涉足球,花了1.2个亿从大连万达集团王健林手里买过来了球队。对于一个从不玩足球也不懂足球的人来说,买球队当然不是为了玩足球。徐明多次公开表示,寄望于足球能够成为自己最重要的名片之一,也博得的好感。

因足球而声名鹊起的徐明也收获颇多,借力进入金融资本市场便是其中之一。2000年,徐明开出了金融业的首个单子:出资1.8亿元购得生命人寿保险公司13.25%的股份。此后,徐明入股了太平洋保险集团。最重要的是,2010年12月,实德旗下注册于沈阳的华汇人寿获准筹建——这也徐明最重要的金融故事。

除此之外,徐明曾经入股银川商业、大连银行以及大元股份等三家公司。《南方周末》曾引用了一位知情人士称,“徐明玩金融,就是把资金链错落关系搞乱,东墙西墙不断拆借,非常不透明。”

然而,2012年初春一切都变了。徐明因突然被“带走”而消失在公众视野之外,3年过去了,他唯一一次公开亮是济南中院的庭审现场,那时,他明显消瘦了很多。

没有徐明的实德,日子过得并不顺利。身陷囹圄一个月后,徐明授权胞兄徐斌为实德董事长,后者将债务包袱实德足球以3.2亿元转给了大连当地另一球队阿尔宾球队老板赵明阳。这是徐斌掌权后处理的第一个资产包——开启了后实德时代徐斌的漫漫还债和重组之路。

处在慢慢偿债之路上的实德集团总部,比想象中得清净许多。2014年12月19日,大连中山广场一方大厦,实德集团总部工作人员指挥5名搬运工将徐明存留于18层的最后物什打包挪至11层。与三年前徐明刚被抓时,实德上下对外界谨慎的状态相似,如今的实德员工对来访者依然保持警惕,并未透露更多信息,仅提及“都是大老板的东西,很贵重”。

大老板,就是徐明、大连实德集团的创始人。作为实德的灵魂人物,在案审判后,徐明的状态相对自由些。一位接近实德管理层人士透露,徐明已经完成了配合相关部门调查的工作,现今已恢复日常生活,开始能够频繁与徐斌通话,遥控实德工作,类似国美实际控制人黄光裕。

然而,电话解决不了债台高筑的实德所有问题。据媒体公开报道称,徐明出事当月,实德债务约200亿元,已经资不抵债,其中主要包括银行在内的金融机构和民间借贷等。

一位曾参与实德重组的人士向《棱镜》否定了这个说法,他称实德并未资不抵债。据其了解,徐明事发时所有的债务约140亿元,实德当时资产估值180亿元,即使全部进行切割,实德还能盈余40亿左右。

相较于负债,当时实德系旗下的资产除了分布于哈尔滨、沈阳、大连和重庆、北京等囤地外,主要集中于金融板块,其中包括100%华汇人寿股权、铁岭银行铁岭银行35.89%股权,生命人寿10.79%股权、大连银行5%股权、以及鑫汇村镇银行(大连银行发起组建的村镇银行)15%股权、景顺基金1%股权等。

上述参与重组的人士解释称,“一刀切”意味着实德旗下大部分员工都得裁掉,“这不是个小数字。”按照当时当地政府对实德的要求,不能因债务问题引发群体性事件。

当时,徐明也是希望能够将实德损失降至最低。2012年4月,徐斌将全国所有债权人约至大连,用三天分别与其沟通,更多是为了稳定债权人情绪。

在尚未形成具体止损方案情况下,据上述人士透露,实德每月需要偿还的利息近1个亿。“实德最初的止损原则是一块钱买回来的东西一块钱再卖出去,希望接盘的买家同时能够承担实德最初融资的利息部分。”

这是一种被称为“打包处理”的方案。 但是,打包计划的实施并不顺利。在徐明事发后的两个月里,尽管主动找过来的买家不少,但是,大多公司都是抱着抄底心态而来,并非全盘接收。

就在上文提及的2012年4月底在大连召开的债权人“安抚会”上,获得徐明受权的徐斌提出了“债务打包、资产分块”处理方式,即将实德持有金融、地产等分割为不同资产块分别抵消相应债务包。

上述曾参与重组的人士对《棱镜》称,实德新掌门人徐斌没有徐明的商业头脑,埋头只为偿还债务,甚至在徐明被带走的前半年尚未形成债务重组全盘计划的前提下,徐明按照“债务人先来先处理”的原则,便将实德手中掌握的价值不菲的北京亦庄黄金地块抵债了。因此,当时的受让债权方“其实是捡了个便宜。”

另一位熟悉实德和徐斌的人士称,过去的三年实德属于重伤,相较于徐明,徐斌的处事及资本运作能力都不成熟,尤其是在企业圈和资本市场没有信誉和朋友。“很多项目推进起来,徐斌很吃力,但还是做不好。”

徐斌“偿债心切”的做法,并未缓解实德的债务危机。上述参与过重组者表示,实德在“资产打包处理”的原则下,重组过程问题重重。一方面,有些债权人认为自己所分得的资产包估值不当,另一方面,有些归类打包了的债务团队内部进行资产分割时也是争议不断。事发前半年,除了最初的债权人诉讼外,实德集团又增加了数百个诉讼。

于是,徐斌不得不加快了重组计划。在众多的接盘者中,徐斌选中了出价最高的天津生意人薛景元的元金盛世(全名为元金盛世资本运营中心)及其一致行动人,参与重组华汇人寿100%股权及铁岭银行55.82%股权——实德系最值钱的资产包。

2012年9月14日,双方分别签署《债务重组框架协议》,约定重组方薛景元等以52亿元对价(48亿承债、4亿现金)受让华汇人寿和铁岭银行的五家实德系持股公司——新蓝置业有限责任公司、北京富德投资有限公司、大连三德投资有限公司、大连瑞德投资有限公司、大连万朋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100%股权,最终实现对两家金融机构的重组。

然而,元金盛世参与的债务重组并不顺利。2012年9月,元金盛世先后完成了对实德系旗下公司新蓝置业、北京富德、大连瑞德的股权变更。但是,大连万朋、大连三德却遭遇大连工商局查封等原因,并未完成过户,而元金盛世也因高融资成本等因素不得不转走了14亿元重组款项。徐斌的重组努力再次落空。

一位熟悉元金盛世的人士透露,在参与实德系重组过程中,薛景元的计划是承债为主,拿出少量现金盘活实德的优质资产。

伴随徐斌努力的失败,以及诉讼的不断增多,实德一方向最高院申请将相关诉讼全部集中至大连,从而形成实德债务重组“三缓一集中”的原则,即没立案的暂缓立案,立案没审判的暂缓审理,审判没执行的暂缓执行。

就这样,实德集团徐斌独掌时代仅维持了半年就宣告结束。2012年10月,实德集团重组的“新话事人”现身——人和集团老板戴永革。两位知情者称,徐明做出这番调整的原因是对徐斌能力的担忧。

公开报道显示,戴永革是徐明的老朋友。早在2009年前,戴永革与徐明就有良好互动关系。当年戴永革旗下的浐灞足球队中途换帅,徐明不仅力荐了朱广沪,还乘坐戴的专机赶往西安为其站台。

知情人称,急于扩大产业板块的徐明,是在戴永革的建议下进入地产。2009年10月,徐明与戴永革开始实质性的合作——双方成立了盛和集团有限公司,各占50%的股份,先后在哈尔滨、北京、大连以及重庆设有关联公司。2011年徐明组建华汇人寿时,戴曾帮助实德旗下新蓝置业公司代持20%股权以规避有关法律限制。

吊诡的是,徐明案发的时候,戴永革通过在港上市公司人和商业发声明称,未与大连实德在中国境内设立公司从事房地产业务,也未与实德系任何公司在境内或境外合作设立公司或合作开发任何项目。

一位熟悉实德的相关人士分析称,面对实德和徐明所处的复杂环境,戴永革明哲保身或者因别的理由发次声明都是可以理解的,这并不意味着徐明和戴的关系交恶。

戴永革入主实德两个月后的2012年12月,大连市政府成立了由副市长肖盛峰为组长的工作小组,要求实德集团按照“三缓一集中”的原则全面推进集团债务重组,以“备忘录+承诺书”的形式与各债权人签署文件,“在所有债务问题都可解决后,由法院统一解封被冻结的资产、由工商局统一完成股权过户工作”。

为此,实德集团以“不得单独处理股权或资产”为由于当年12月致函元金盛世,要求解除尚未履行部分的重组协议。早在2012年10月,戴永革团队就已经接管了实德的重组工作。大连实德与人和集团达成和解,人和集团接管华汇人寿,“进驻”大连实德协助债务重组。所有的执行工作由曾任新华人寿董事长、人和集团首席执行官关国亮承担。

上述参与了该重组计划的人士透露,这些都是戴永革的“动作”,意在夺回实德重组控制权。据其了解,戴永革当时承诺能够拿资金来解决实德现有的债务以说服大连市政府。

经过一系列诉讼和反诉讼,2014年5月29日大连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决书判定,元金盛世重组协议无效——戴永革的人和集团获得了实德重组的权利。

由此,徐斌也彻底退居二线,戴永革团队成为实德重组的实际控制方。以关国亮为首的戴永革团队,并没有让徐明失望。两年时间里,实德逐步进入正轨,重组已经接近尾声。上述人士透露,实德已经完成大部分债务重组,戴永革怎么样了截止去年底,仅有30亿元资产存在一些问题。更多细节,《棱镜》暂未能联系戴永革方置评。

徐斌、戴永革等人的努力,使得实德集团逐渐走出债务危机并保有一定的规模,这为徐明归来创造了比较有利的环境。然而,传言之中的徐明归来的确切日期仍是未知数,同时,实德集团将何去何从,或许只有徐明本人才能解答。

Author: admi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